首页 > 金融货币 >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2021-04-12     汇聚货币网   

1945年德国的货币德国的经济崩溃之后,非常迅速的恶化成易货经济,导致其货币不再是账户单位,除了在购买少可怜的官方配给时付款方式,也不再是价值的储存手段。除了德国之外,人民普遍的认为,德国币制改革的重点是以10个帝国马克兑换一个德国马克,除了政府机构全部债务一笔勾销之外,其他的债务按照相同的比率进行缩减。德国的经济危机已然处于一种瘫痪的状态,这一场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导致了大部分的人口濒临饥饿的状态。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一、1945年,德国经济崩溃后,非常迅速地恶化成易货经济,货币不再是账户单位。1948年中期,德国经济危机已然处于瘫痪状态,这场经济危机导致了部分人口濒临饥饿的状态1945年,德国的经济崩溃之后,非常迅速地恶化成易货经济,导致其货币不再是账户单位、除了在购买少的极其可怜的官方配给时候的付款方式,也不再是价值的储存手段。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这对于经济学家来说,随着1948年6月20日的币制改革而结束的这一段时期,为他们在学术讨论当中,所经常涉及到的货币的问题提供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例子。个人和商业企业之间通过商品交换的方式,获得了他们所需要的大部分的商品,但是有时候也需要进行一系列的交易才能够如愿以偿。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在每一个公司的职员当中,都会有几名被称作“补偿家”的行家。就比如说,公司需要用于打包包装的纸板的时候,“补偿者”便就有了义务利用本公司的产品去交换打印机,然后再用打印机去换鞋,最后,再用鞋去换包装的纸板。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这样的做法,不仅仅违反法律,并且造成的成本极其的大。工人和职员们坚持他们的一部分的报酬,用实物的方式去支付,因而他们也需要用这些物品去交换他们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官方的配给的物品价格上面总体上和战前是持平的状态。

德国的货币,币制改革新形势下,德国是如何结束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的?

所以也就造成了大多数的人没有赚取更多钱的欲望,如果一个人可以抽出自己的宝贵的时间去自己的院子里面耕作,或者说是去乡下寻找事物、去黑市进行交易,那么对于他来说每一个星期少去公司一两天那都是非常划得来的。

企业就和消费者一样,很难非常精准地去计算交易,因为每一种商品在市场上都会有其不同的一个价格,而且在黑市当中的每一笔交易的价格,不管是通过货币进行交易的,还是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它都是以交易者之间的协议的能力去决定的。

一件商品的价格,可能在另外一个地点同时进行交易,但是价格却是着同一件商品价格上的两倍,经济活动便是通过这样的形式“组织”起来的,使得个人的自身利益和企业的自身利益与他们之间共同的利益是相互冲突的。

从事一份固定的工作赚的钱少,要想很好地进行生存,就必须会违反法律。到1948年的中期,德国的经济危机已然处于一种瘫痪的状态,这一场大规模的经济危机导致了大部分的人口濒临饥饿的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1948年6月20日的德国币制改革势在必行。

二、为解决“平均承担战争损失”的问题,德国尽可能地向自由市场的经济回归,按照“陈旧的”古典经济学规律来重新建造经济,取得了有效成果除了德国之外,人民非常普遍地认为,德国币制改革的重点是以10个帝国马克兑换一个德国马克,除了政府机构全部的债务一律一笔勾销,其他的债务按照相同的比率进行缩减。事实上,这一个程序要更加的复杂一点,特别是考虑到之后的发展情况,采用十比一的比率似乎是错误的。

实际情况是,在改革的第一天,所有人的现金就必须存入银行,之后个人拥有的帝国马克的存款会按照10%的比率兑换成德国的马克。经过税务机构的批准之后,账户中的德国马克资产的一半可以自由的支取,另一半则是被冻结。

即使在这样一个阶段,十比一的比率也不适用于所有的人。每一个人都会得到60的德国马克,其余的“人均配额”,可以用帝国的马克换取相同数量的德国马克。

与个人一样,企业在币制改革当日可以获得预付的德国马克,因为企业在改革之后的一周之内需要支付工资、进行交易活动,企业可以按照每一位员工60的德国马克的“人均配额”兑换德国马克,作为交换,600帝国的马克将进行核销。

在总体的框架之下,货币政策通过贴现率和改变对法定储金的要求这两种调控手段。中央银行董事会可以活期存款的8%-20%之间,以及在定期存款的4%-10%之间调整储备金的要求,对于德国银行体系来说,法定储备金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

因此,那些以往所持现金储备很少的银行,必须学会适应新的角色。银行作为货币管理机制的一部分,在新的银行体系中有义务提高储备金在资产中所占的比例。公开市场的操纵当时还不是货币管理手段,因为中央银行和德意志国家银行都不支持有价证券,商业银行或者公众的手中也没有类似的证券。

为了防止通货膨胀,法律规定的货币的发行上限为100亿德国马克,并且规定对中央银行系统发放给英国美国两个国家占领区和州政府的信贷额进行限制。

对币制改革的批评主要集中在社会公正方面,社会公正要求对所有的财产,不管是现金还是债权、实物资产,都应该平等的对待。然而,实物资产持有的人却要比以贷款或者证券形式持有的资产更加受益。

一方面,战争损失的赔偿应该是基于对于所有的实际资产的评估,另一个方面还要基于对于轰炸、被民主德国驱逐、战争赔款以及币制改革造成的所有的损失的评估结果。实物资产当前所有者的抵押贷款,应该分配给那些承担了损失的人。

但是,人民却又普遍的认为这个方式行不通,由于确定剩余资产的价值已经是十分的困难了,确定损失的认为更加不可能完成,民主德国难民的损失,轰炸给联邦德国的人民造成的个人的财产损失的数据更加是没有办法查询。

德国政府应该在1948年年底之前解决“平均承担战争损失”的问题,但是有相关的法律并没有获得通过。对于损失的财产和现有的财产进行估值的巨大的困难,说明没有就之后的程序达成协议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

由于德国在尽可能地向自由市场的经济回归,我们见证着一个由于战争失败以及后果而陷入经济瘫痪的国家的惊人的情景,按照“陈旧的”古典经济学规律来重新建造经济,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三、德国在币制改革创造新形势之下,放松经济控制并且同时进行币制改革,通货膨胀和新货币缺乏信心现象终于结束了这一场改革产生了非常令人惊讶的后果,之前被囤积的商品被一扫而空,没有商人愿意增加手中的帝国马克,从战争结束之后,商品的供应也从来没有如此的丰富。在改革的几个月之内,商品的销售一空,在改革的第一周,货币量不足导致留存的资金全部的流向了市场,商品供应出现了戏剧化的变化。

很多人认为,不应该放松对经济的控制,至少不应该那么快。人民对于价格和数量的控制机制已经完全的不信任,控制措施又难以非常有效地实施,再加上负责控制的官员权利有限,在放松经济控制同时进行币制改革无疑是正确的。

在币制改革创造的新的形势之下,工业生产部分回归自由市场,工业产量迅速地增长,但是,还是没有能够掌握反映工业产量增长的一个准确的数据。

在确立能够合理的体现商品稀缺性的新的价格体系的过程当中,没有考虑农业部门的主要一部分的情况,由于农业生产品的价格远远低于工业产品,农民的处境非常的困难。在币制改革之前,农民是价格政策上的主要的受益者,而在新的“制度”下,他们却成了主要的受害者。他们也通过尝试,找到了一些补救的办法。

德国的农业问题当时很难找出解决的方案,一方面们不可在解除对工业产品价格控制的同时继续的对农业产品价格实现控制,同一时间,还要避免农产品流入黑市。另一个方面,解除对于食品的价格控制,食品的价格会随着上涨,导致相对的贫困农民没有办法购买足够的食品。

德国的相对价格结构的改革,必须要进行。货币量不断的增加、流通速度加快,以及商品在1948年下半年开始重新囤积货物,导致物价的普遍的上涨。

由于德国人对新的货币缺乏信心、囤货的趋势重新上线,德国的经济迫切的需要新一轮的刺激,物价上涨的趋势也必须要进行遏制,如果能够扭转价格的走势使得物价下降就会更好。货币当局确实成功地扭转了价格的走势,但是导致这一个结果的还有其他因素。

在法兰克福通过的临时战争损失赔偿草案解决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财产评估以币制改革当日所持有的财产为基础,消除了导致囤积商品的不确定性,虽然这个草案被德国现有的复杂的立法机制搁置,但是有关人士预期的资产评估的日期并没有改变。

当然,物价相比收入过高,是德国战争之后出现的贫困的现象的反映。任何的货币政策或者行政上的措施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一个事实,只能够间接的影响到德国的经济的总产出。因为德国人不愿意持有现金,以及伴随着通货膨胀带来的不平等的现象,导致了货币过剩,币制改革不可避免。

总的来说,通货膨胀和对于德国在新货币缺乏信心的这一现象中似乎在新的一年开始之际终于结束了。

文献:

《社会市场经济》

《德国币制改革》

《德国币制改革与经济复兴》

原文链接:http://www.ccbfnk.com/jrhb/3628.html

本文版权:如无特别标注,本站文章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