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货币 > 红色货币:红军当年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印刷简陋,却见证苦难辉煌

红色货币:红军当年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印刷简陋,却见证苦难辉煌

 2021-04-07     汇聚货币网   

作者:苍山论剑

红色货币:红军当年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印刷简陋,却见证苦难辉煌

从1927年南昌起义后红色货币,我党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军队是要花钱的,随着军队的壮大和形势的发展,军队开支成为一笔庞大的数字。那么,红军的钱从哪里来?

红色货币:红军当年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印刷简陋,却见证苦难辉煌

(一)

红色货币:红军当年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印刷简陋,却见证苦难辉煌

1.经济封锁

红色货币:红军当年用的钞票是什么样子?印刷简陋,却见证苦难辉煌

从1927年建立井冈山根据地开始到1931年的4年间,工农武装建立了10多块革命根据地,最大的一块是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央根据地——拥有21座县城、5万平方公里面积、250万人口。

为剿灭苏区政权,国民党进行军事“围剿”的同时,还想方设法进行经济封锁。经济封锁,比起军事“围剿”,持续性更强,对于经济基础主要是单一落后农业的苏区是致命打击。当时,蒋介石要求各地“断绝与共区的一切经济往来,使敌无粒米勺水之救济”。

长期的经济封锁破坏力究竟有多大?

一方面,苏区生产的粮食、大豆、木材等农产品销售不出去,囤聚在手成为贱物;

另一方面,民生与作战急需的食盐、药材、火油、布匹等物资苏区又无法从外面购入,军民生活难以维系。

以食盐为例,在建立苏区前,每人每月吃盐一斤(十六两),但在建立苏区后每人每月吃盐仅为三两二钱(约120克),减少了百分之八十。食盐是人体必不可少的,每人每月120克根本达不到每人每月180克的最低摄入量。因为长期盐分摄入不够,苏区军民体质变弱,身体没有力气,严重影响了部队战斗力。而食盐的价格,在苏区建立前是每元十斤,而到了1933年却飙升到每元一斤。相反米价则从每担(100斤)十元暴跌至每担二元五角。有些地区由于封锁措施异常严厉,食盐、药材甚至出现有价无市的被动局面,堪称贵比黄金。

面对严峻的经济封锁,苏区使用各种渠道采购这些紧俏物资,但是这种只进不出的贸易局面最终导致苏区经济濒临崩溃。从外面购买物资需要使用银元,银元大量外流,尤其是在1933年之后,苏区的市场上就看不到银元,交易只能以物换物。

2.苏区经济开支

苏区开支主要有两项:粮饷和开销。

先说粮饷。1933年7月30日中革军委颁发的《红军官兵伙食、技术津贴、被装、抚恤和零用标准训令》中规定:“每人每日发米1斤6两,外加油盐柴菜钱,大洋4分。”

以第五次反“围剿”前,中央红军兵力10万为计,每月粮费需22.5万元(1933年10月粮价每担5元),油盐柴菜钱需1.2万元,合计23.7万元。如果算上每人每月2元的零花钱,粮饷开支每月高达40万元。

然后是开销。那时候对于节约还没有大力倡导,1932年以前每月花销乡级数百元、区级数千元,县级万元以上,也就是说,21个县级政府的花销就要21万元。

加起来,苏维埃每月经济开支至少50万元。

3.错误的破坏

在根据地建立初期,红军一味打压中产阶级,查抄其财产,导致各地商铺关门。而对于外面前来苏区做生意的商人,也没收其货物,导致一时间外面无人敢来根据地贩卖物资。这不仅使苏区市场瘫痪,而且还给了敌人口实,将红军比喻成“匪军”。每当打下城池,当地的商铺全部关门藏物,难以筹措物资。

综合以上三点,红军初期的经济处境可谓十分艰难。

(二)

那么,红军的钱从哪里来?

靠原苏联的经济援助?答案是否定的。

我党建立初期,经费多靠共产国际的援助及各种筹款、募捐。但随着根据地面积日益扩大,红军数量日益增多,这些是杯水车薪。

1932年3月,中华苏维埃银行成立,这一机构的出现加上革命先辈们不断摸索学习,渐渐鼓起了红军的钱袋子。

1.发行货币与公债

1932年3月,苏区为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派出东路军前往漳州外线作战。期间共缴获百万余银元,食盐、药品等物资不计其数。这为银行发行货币提供了准备金。

图:苏维埃银行所发行的纸币

苏维埃银行按照“发行纸币,至少须有十分之三之现金,或贵重金属,或外国货币为现金准备,其余应以易于变售之货物或短期汇票,或他种证券为保证准备。”开始发行红色货币。

红色货币在苏区的流通既方便了物品交易,也为政权稳定金融市场提供了杆杠。

紧接着,苏维埃先后于1932年6月发行战争公债60万元,10月发行第二期战争公债120万元,1933年8月发行经济建设公债300万元,为作战与经济建设筹措资金。

2.开展内外贸易

为摆脱薄弱的经济基础,苏维埃银行主动投资建设,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建立中华钨砂公司开采钨矿。当年赣南钨砂的储量和产量都居世界第一。而钨矿是军事工业的必需品,在国际市场上很紧俏,这让当时的广东军阀陈济棠甘愿违反封锁政策,与苏区暗地交易。

从1932年到1934年间,中华钨砂公司共开采、收购钨砂4193吨,光1934年的钨砂收入就达200多万元。

除了开展建设,苏维埃政权还成立江口贸易分局与新泉贸易分局管理内外贸易。贸易局通过调动红军兵力,打破国民党反动派经济封锁,让物资得以流通,消除农产品与工业产品的剪刀差。

此外,苏维埃还通过了专门的商人条例,保障商人合法权益,使得大量外来商人又重新活跃在根据地的贸易市场。

3.税收与作战缴获

1931年11月28日,苏维埃颁布了《暂行税则》,通过征收商业税、农业税与工业税,充盈国家财政。活跃的市场让商人自由贸易、均分的田地让农民耕者有田,还有各地开办的各类工坊,这些都为税收提供了来源。还有作战缴获,如1933年7月东路军入闽作战,仅一个月就筹款30万元,食盐30万斤,煤油600余桶。

(三)

图:苏维埃银行营业部旧址

红军的钱从哪里来?苏维埃银行功不可没。

他们的创始人是谁?

他们是毛泽民、曹菊如、赖永烈、莫均涛和钱希均。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5个人竟然没有1个人懂得经济学的知识,就这样的5个人居然顺利运转起了银行,鼓起了红军的钱袋子。

实际上,在那个年代,革命先辈们活跃在各个岗位,都没有什么专家,更加没有谁天生啥都会、啥都懂。

他们之所以能成功,原因之一是他们一直都坚持调查学习——不急的时候先学后干、急的时候边学边干。

为了经营好钨矿生意,1932年,毛泽民曾前往大余县铁山垅矿区走访钨矿工人;

为了建立起较为完善的财务制度,杜绝贪污浪费,毛泽民与曹菊如通过认真研究一张国民党税务机关的四联单,最终制定出银行金库管理方法;

还有的为了发行货币而需要解决的印制与防伪技术,通过不断学习和调查研究,这些问题最终也被一一解决。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一切都为了群众依靠群众。

在认识到一味打压中产阶级的错误后,红军开始保护商人的合法利益。每到一处,红军都走街串巷进行宣传,鼓励商人开门做生意,不再没收其货物。

商人赚到了钱,也解决了根据地物资的贫乏,甚至很多商人自发进行捐款,支持红军。

1935年1月,红军长征攻占遵义后组织短期调整。随行的国家银行发行“红军票”让战士购买必需品。为了防止这些“红军票”在红军走后,成为废纸,损害群众利益,国家银行又在多处设立兑换点,使用银元、食盐和香烟等物品将群众中的“红军票”进行回收。

这些做法不仅维护和提高了红色货币的信誉,更重要的是打破了污蔑,建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点击“了解更多”进入“兵说军迷装”,总有你喜欢的军旅用品。有情怀,还不贵!

原文链接:http://www.ccbfnk.com/jrhb/3266.html

本文版权:如无特别标注,本站文章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