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货币 >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2021-04-06     汇聚货币网   

民主刚果也叫刚果(金)刚果货币,位于非洲的中部,是非洲第二大国家。原为比利时殖民地,当时称比属刚果,1960年2月独立,1971年10月27日改国名为扎伊尔共和国。民主刚果与邻国同称刚果共和国,为与相互区别,一个叫刚果(金),金是指首都金沙萨。一个叫刚果(布),布是指首都布拉柴维尔。今天要介绍的这枚币中币是刚果(金)发行的币中币型纪念币。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民主刚果为了纪念2004年在雅典召开的第二十八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于2003年用1.134克(1/25盎司)、纯度高达4个9的黄金,铸造了一枚带有猫头鹰图案的纪念金币。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这枚面值20刚果法郎的奥运纪念币,用高度逼真的写实手法,惟妙惟肖地再现了4德克拉玛猫头鹰圣鸟古币。

大家看一看,是金色的猫头鹰漂亮,还是银色的猫头鹰好看?亮出你的独特看法来。

被上帝遗忘的刚果金:埃博拉内战,黄金带来的屠杀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2001年的9·11事件造成了近3000美国人死亡,全世界都表达了不同程度的哀悼,在中国甚至有人提出了"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的口号。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从1996年起,直到9·11之后的2003年,非洲中部一个名叫刚果(金)的国家却因为内战,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相当于9·11遇难人数的非正常死亡,国际社会对此几乎毫无关注,更不见有谁自称"我们都是刚果人"。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所谓生命平等的理想,距离现实遥远得好像梦幻泡影。可能你不知道刚果(金)到底是什么国家,不过你多半听到过它境内一条令人闻之色变的河流——埃博拉。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发生在刚果(金)这场惨绝人寰的内战,甚至比埃博拉更令人绝望。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欧洲人的分赃,比利时蛇吞象1885年,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在柏林召开了一次"讨论刚果河流域归属问题"的会议,这次会议后来有个更臭名昭著的直接名称:瓜分非洲会议。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会议上,夹在法国和德国之间的小国比利时,他的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奔波于会场内外,在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几个帝国之间不停谈判、许诺。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此前他派出一支探险队,深入非洲的刚果河流域,探测到了一大块优良的橡胶产地。野心勃勃的猫咪利奥波德可不甘心这样一块肥肉被一群狮子就这样抢走。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各大国暗怀鬼胎,都对这一片神秘的热带雨林垂涎三尺,既不愿意把这块土地和别人分享,又没有实力抵抗其他大国的联合反对,结果竟然被利奥波德耍弄外交手腕。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一致同意由弱小的比利时占领一块近240万平方公里的巨大国土,这一面积,是比利时本土的80倍。

刚果货币:谈钱论币——刚果币中币忆昨

蛇吞象得手的利奥波德欣喜若狂,作为野心家,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只是对于这块被称为刚果的土地来说,这才是巨大灾难的开端。

比利时对刚果的统治乏善可陈,利奥波德为了无限的贪欲竭力压榨非洲人民,对于无法完成橡胶采集任务的奴隶,他毫不犹豫处以剁手砍脚的酷刑,连屠杀也是家常便饭。

名为刚果"自由"邦的殖民地在短短24年间就丧失了1000万人口。不过对于比利时来说,这都不算什么。

他们反而因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站对了队伍,把原属德国的卢旺达和布隆迪也抢到了手,正式建立起自己对非洲的殖民统治。

和所有卑鄙的殖民者一样,比如非洲的领地边界线从来不考虑非洲原有的部落种族,一道道分界线随着殖民者的喜好从众多非洲部落中间穿过,把同一个民族的同胞们分隔在两个国家。

刚果自由邦也不例外,他们的居民和周边的卢旺达、乌干达、津巴布韦等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联系。

独立不是幸福的开始二战结束后的独立运动于1960年冲击到了刚果,比利时的4块殖民地先后获得了独立,其中原先面积最大的刚果自由邦成为了刚果民主共和国,定都金沙萨。

为了和另一块刚果共和国区分,人们又称刚果民主共和国为刚果(金)。仅仅独立几个月,刚果(金)的民选首相卢蒙巴就倒在了刺客手下,原因是他倾向苏联。

幕后的黑手则是前宗主国比利时和超级强国美国。新生国家的悲剧似乎预示了后来的命运。

在1960-1965年间,刚果(金)政权林立,内战不断,造成了50余万人死亡,至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贫民更是不计其数。

最终美国支持的刚果军队总司令蒙博托发动政变,建立了独裁统治,不过好处是刚果国内的政局稳定了下来。

按道理,政治稳定之后就应该开始发展经济过好日子了,可惜蒙博托夺权有术,治国无方。他只知道刚果需要独立,就把一千多家外国企业统统没收充公,再交给刚果人来经营。

可是刚果人被殖民几百年都是只会采集橡胶的奴隶,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拥有管理现代企业的技术和能力呢?

很快,这些企业不是破产就是被迫拍卖,刚果的经济元气大伤,社会商品短缺,秩序混乱,失业率飙升。再加上蒙博托30年来独裁导致的严重腐败,国内反对派势力日渐成了气候。

更何况由于此前在邻国内战时,蒙博托对跨过国境逃难的同根民族不分情况一律予以庇护的立场。

相邻的乌干达、卢旺达、安哥拉等国也对蒙博托多怀不满,暗中支持刚果(金)的反对派,为他们提供军事训练和武器。

1996年,刚果(金)的班亚穆伦盖族发动起义,国内反动派和国外干涉实力里应外合,打得蒙博托军队迅速崩溃,蒙博托只好放弃手中掌握了32年的权力,流亡国外。

外国势力相中了一名卢蒙巴时期打游击战出身,叫做卡比拉的战士,把他推举为新的总统。

国内外的各种势力此时都盯着卡比拉,希望这位膀大腰圆的壮汉能够收拾蒙博托留下来的烂摊子。

被打开的深渊之门获得权力的卡比拉很快就走上了蒙博托的老路,任人唯亲,不学无术,他一样不少。不仅如此,他还和扶持他上台的卢旺达、乌干达产生了嫌隙,不久很快扩大为不可弥合的裂痕。

这是因为刚果境内富饶的矿产和黄金资源,也有大量的铜和钻石。借着内战进入刚果境内的外国势力不能空手而归,很快开展了对当地资源的劫掠。

在贫苦百姓的辛苦劳动下,从刚果东北部土地的泥浆里掏出细小的金块,再通过各种中间环节运输到乌干达黄金交易市场,在那里流向欧洲、亚洲、美洲等富裕地区。

占着中间商这个肥缺的乌干达等国自然不愿撤出自己的军队,这就与同样觊觎这些资源的卡比拉发生了严重的矛盾。

1998年,刚果(金)境内再次发生起义,这次乌干达和卢旺达毫不犹豫又支持叛军反对卡比拉,趁机扩大了自己在刚果(金)东部和北部的势力范围。

卡比拉这边也寻找帮手,拉来了安哥拉,纳米比亚,苏丹,津巴布韦甚至还有利比亚的支援。其中津巴布韦的空军在南部非洲是首屈一指的空中力量。

由于先前对于卡比拉上台过程中的大力支持,津巴布韦获得了许多政治许诺,这次刚果内战也就格外出力。

刚果(金)的第二次内战逐渐变成了牵扯9个国家的非洲大战。靠着津巴布韦空军的战斗技术,卡比拉稳住了脚步,保持着西部、中部、南部约三分之二国土的控制权。

地面力量更雄厚的叛军则盘踞在黄金主产区的东部和北部。双方僵持不下,刚果境内宝贵的资源在一片乱局之中,源源不断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流向外部。

这样的状态尤其有利于西方公司在后殖民时代继续偷窃非洲的宝贵的矿藏,比如英美资源集团一家下属企业"盎格鲁黄金公司"就对刚果东北的一支叛军"国家统合阵线"支付贿赂和援助,来获得许可进入当地富含金矿的蒙布瓦拉镇。

可想而知,这样的公司绝不会只有一家。在各种势力的绞肉机下,刚果内战往长期化发展,而绞肉机里面的,是刚果人民的血肉。

地狱进行时刚果(金)内战导致的混乱把全国的部落都卷入了冲突之中,不少部族先前还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但是因为利益的驱动反目成仇。

金矿产区山头林立的各支武装派别相互攻伐不断,战斗常常把无辜的平民也牵涉进来,成为杀戮的目标。就赫马族和杜冷族两个部落之间,战争已经夺走了6万多条生命。

内战中发生的暴行超出人类想象。比如赫马族就让俘虏的杜冷族挖好埋葬自己的大坑,然后用铁锤砸烂俘虏的脑袋。

杜冷族则把赫马族妇女指为女巫,绑在自己的房屋里活活烧死,同时夷平了赫马族的村庄。

外国军队也是暴行的常客,乌干达人就因为接到破坏金矿的命令直接把矿井的柱子挖断,不问里面的刚果人死活——毕竟这是在异国的土地,人命的损失不需要他们关心,也没有人会让他们为暴行负责。

至于妇女和儿童这样的弱者,他们遭受的蹂躏就更不鲜见了,儿童为了一口饭吃不得不在金矿辛苦做工,妇女则随时可能遭到陌生人的强奸。无节制的性暴力造成了刚果境内艾滋病感染率居高不下,最终蔓延到周边国家。

不仅仅是黄金,在全球电子产品中大量应用的稀有金属钽在这里也有巨大的储量,堪比第二座金矿。1997年,乌干达不过出口了2.5吨钽金属,1999年就激增到70吨。这巨大的产量提升,当然就是来自刚果东北部矿区人民的斑斑血泪。

由于高科技产业的飞速发展,全球对于钽金属的需求与日俱增,刚果东北的叛军和入侵者大肆掠夺这里的财富,开采出来的矿石经过层层转手。

最后变成欧、美、亚洲电子制造厂商出品的精密元件,被组装成人人喜爱的成品。又有谁,还会在意非洲雨林中每天发生的暴力和屠杀呢?

这样的日子终于在2001年似乎出现了转机。内战源头卡比拉被自己的保镖刺杀,卡比拉的儿子小卡比拉接过了父亲的权力。

对国家悲惨现状一清二楚的小卡比拉改变了父亲的强硬路线,转为寻求与反对派及其支持者和解谈判。联合国也适时加入斡旋。

终于在2003年初步结束了血腥的内战,外国势力开始撤出刚果(金),前后长达7年的第二次内战徐徐落下了黑暗的帷幕。

据联合国统计,刚果第二次内战爆发的前22个月里,平均每月死亡7.7万人,总数超过了170万。

两年后,这个数字超过了330万,到2007年超过了540万,即便把卢旺达大屠杀、科索沃内战、达尔富尔冲突所有遇难人数加起来也达不到这个数字。

这是当之无愧的二战后最血腥最残忍、伤亡最高的战争。这样的惨剧,却没有在高喊公平正义,关注人权的西方媒体上激起什么浪花。

只有各地依然怀着一夜暴富梦想,前往刚果(金)东北部的淘金客,才需要了解这段奇闻异事,小心翼翼地避开当地民众武装之间微妙的陷阱,在不时鸣起的枪炮声中,搜寻泥浆里的一点金光。不知要到什么时候,黄金才能买来和平。

文/文史旺旺

原文链接:http://www.ccbfnk.com/jrhb/3217.html

本文版权:如无特别标注,本站文章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