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货币 > 货币理论;“现代货币理论”和你听说的可能不一样

货币理论;“现代货币理论”和你听说的可能不一样

 2021-04-03     汇聚货币网   

作者:许坤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货币理论,CIMERS学术委员会成员

货币理论;“现代货币理论”和你听说的可能不一样

在整个宏观经济理论思想史中,现代货币理论可能是冠以“货币”名称的经济理论中最关注财政政策的理论;更甚于,自古典经济理论奠基以来,现代货币理论对财政政策的重视程度超过任何其它宏观经济理论。

结构

在《现代货币理论》一书中,作者L. 兰德尔·雷通过十章内容清晰的阐明了一个核心观点:正因政府可以无上限融资,因而通过功能财政可以实现无通货膨胀的充分就业。纵览全球二百多个经济体,数十个发达经济体,仅中国经济发展实践较为接近现代货币理论提出的无通胀充分就业政策方案。

本书第1章介绍现代货币理论的核心方法,即基于现代会计规则的恒等式分析,主要是银行体系以及政府部门的资产负债表分析过程;第2章至第6章为理论基础,核心观点是财政部门可以通过中央银行实现无上限融资,尤其是基于内债的融资方式永远不会导致政府债务违约;第7章至第9章为政策方案,核心内容是功能财政在替代平衡预算后如何实现无通胀的充分就业,主要方法是财政部门承担类似于中央银行“最后贷款人”角色的“最后雇主”职责;第10章介绍了现代货币理论的成功。

税收驱动论

就本书的理论基础部分而言,现代货币理论的原创性思想并非银行体系的资产负债表分析过程,而是驱动居民广泛使用法币的根本性力量——税收。

作者提出的观点是,政府征税的目标不仅在于获得收入以应对支出,更重要也是更核心的目的是创造社会对本国货币(法币)的需求。由于政府只接受本国货币作为向政府缴款的唯一凭证,因而社会各个领域均需要持有适量的法币;又由于居民间均相信自己持有的法币可以用于交换任何本国内流通的商品和服务,因而提供了更大的交换空间。

在讨论了货币需求的起源以后,对基础货币通过商业银行系统的部分准备金制度派生信用货币的整个分析过程就成为财政部门通过金融体系影响实体部门的基础。特别注意,贷款创造存款的机制是现代货币理论的基础,其并非现代货币理论的原创性思想,早在20世纪中期就成为学界普遍认可的货币创造机制,例如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就对此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政府无上限融资

有了财政部门、中央银行以及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分析后,问题就清晰了:为什么政府可以无上限融资呢?原因很简单:中央银行作为最后贷款人,却不像商业银行那样需要受到部分准备金制度以及其它各项巴塞尔协议监管规则的约束。中央银行是财政部门全资成立的,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缴存存款,部分经济体亦由中央银行代理财政部门的存款,但中央银行不需要向任何机构继续缴存准备金或备付金,存款准备金率为零,所以中央银行实际上可以无上限派生信用货币。2020年初,欧美中央银行机构相继推出无限量量化宽松,向市场提供无上限的授信额度,其可行性就来源于此。

那么中央银行可以无上限派生信用货币与财政部门无上限融资有什么关系呢?财政部门可以一直发行债券,不管债券发行的目的是还本付息还是其它财政支出,债券发行的市场需求最终均可以通过中央银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将债务债权关系转化为财政部门与中央银行的债权关系。试想,财政部门大量发行债券将市场流动性消耗殆尽以至于流动性紧缺时,中央银行是释放流动性还是不释放流动性?不管是声称“独立性”或是不声称“独立性”,中央银行在必要时均会对财政政策做出反应。

也就是说,财政部门发行债券的需求由两部分构成:社会需求以及中央银行需求。其中,社会需求由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社会主体对政府债券的需求构成;中央银行需求由财政部门发行债券融资需求构成。

充分就业并非遥不可及

接下来的问题是,政府可以无上限融资就必须无上限支出吗?当然不是,现代货币理论不仅反对平衡预算的财政政策,更反对无规则的随意支出。现代货币理论继承了勒纳的功能财政偏向,认为财政支出应该充分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主要用于弥补总需求的缺口,有效需求不足的规模越大,财政支出的规模越大,有效需求过剩时则使用税收政策反向调节总需求。

那么如何实现充分就业呢?政府既然可以无上限融资,那么就可以充当“最后雇主”的角色,雇佣所有想工作但找不到工作的人,由这种“最后雇主”角色设定的工资标准作为最低工资标准:当经济繁荣时,市场工资超过政府雇主的工资,劳动力净流出政府,净流入市场;当经济衰退或萧条时,市场工资低于政府雇主的工资,劳动力净流出市场,净流入政府。我国国企、公务员以及事业单位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承担了政府“最后雇主”的角色。

也许没有恶性通胀

那么政府支出规模大幅上升会形成恶性通胀吗?不一定会!现代货币理论中,通货膨胀的直接原因不是货币,而是总需求超过总供给,而且价格上涨始终是供需调节的结果。财政支出上升或者中央银行基础货币投放并非总是会导致货币供给量大幅上升,从基础货币到信用货币的派生过程需要总需求引致的信贷扩张完成,信贷扩张的规模调节的是货币的流通速度。

实际上,现代货币理论反对将货币流动速度固定不变的假设,而是认为货币流通速度始终在改变,是内生的而不是外生的,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最终的货币供给量并非一定能达到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约束的最大乘数。

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约束的是信用货币派生的上限,而不是信用货币派生的实际规模,认清这一点极其重要。欧美量化宽松期间,美联储大发横财,赚得盆满钵满,基础货币供给量飙升,但欧美通货膨胀并没有失控,甚至没有回到目标通胀区间,其原因就在于此。

完全否定是不负责任的

现代货币理论并非脱离主流宏观经济理论框架的“边缘”理论。尽管哈佛大学著名教授M将其称之为“非主流”的,但现代货币理论对凯恩斯宏观经济分析框架的继承和发展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对经济病理性问题的重视程度,正如罗伯特·索罗所言,宏观经济理论本就是发源于对宏观经济病理性问题的探究。与其说现代货币理论是对主流宏观经济理论的偏离,倒不如先界定清楚什么理论才是当前的“主流”:是凯恩斯《通论》构建的非均衡分析框架?是弗里德曼改进的货币需求理论分析框架?是方程式形式的动态均衡分析框架?

就非均衡分析框架而言,与后凯恩斯主义理论类似,基于非均衡假设的现代货币理论可能比“主流经济理论”更加接近于凯恩斯《通论》对宏观经济运行现实情况说明的理论,由此何种理论又比另一种理论更加主流呢?

我们应该科学理性的看待现代货币理论。尽管没有严密的数学推导过程,但其资产负债表分析方法并不失为一种科学的阐述方法。许多评论否定现代货币理论的恒等式分析,但我们并不能说现代货币理论的恒等式是错的。不仅如此,现代货币理论对银行体系以及财政与银行体系的分析过程是极为严密和科学的,尽管其税收驱动货币需求的观点有待深入讨论,我们不能因为“税收驱动论”否定“政府融资无上限”的结论。

此外,我完全支持功能财政取代平衡预算作为财政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原则,并无任何证据表明4%或5%的财政赤字率就一定会造成恶性通货膨胀,而3%的赤字率就是不可动摇的底线。德国魏玛共和国以及中国中华民国时期的恶性通货膨胀,甚至当前津巴布韦的恶性通货膨胀,与主要经济体面临的通货膨胀,无论是在制度上、银行体系以及政策措施上,均不可比,那又怎么能以此为论据限制当前的政策安排呢?

综上,虽然我不会声称自己是现代货币理论主义者,但我并不否定自己是现代货币理论的支持者。

原文链接:http://www.ccbfnk.com/jrhb/2948.html

本文版权:如无特别标注,本站文章均为原创。